博客网 >

孤梦4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20017月是我向小幺妹发布示爱的一天,在连续七天的不见行迹中,我敲准了动作的形式和路径,并得意洋洋的纸面演示给了我那愚蠢至极的同桌以使他膛目结舌,但事实上我并未获取任何显著的效果和有力的现象,对于一个象样的傻B来说,竟然没有令一出精心的谋划收到些许合理的反馈,这也许一开始就是个恶败的征兆,而骄奢令我没有丝毫觉察,并仍然完好的保留了那点不知打哪儿来的兴冲冲之感,它也许来自于爱情,这也许就是爱情。吕成良说,爱情这玩意儿,就跟他收到的那把刀一样,有点冷漠,有点晃荡,眼前有点花,心里虚的慌,虽然嘴上无言,面部表情也一如既往的生硬,却在丹田下方聚起一股阴柔的真气,而正是这股绵而清冷的真气,使得他的大秦逻辑还未建构成形,就挥挥手打发掉了那个现不得真身的西域使者。直到此刻,当我的内心重归2001,我们的气场才允许他细细品述起那番冷而清的感知,他坚信那就是爱情,与我那莫名其妙的窝囊一样来自于艰涩的处女地,那是一处无以名状的血小板震动。那是能将整个世界和年月抹去的忽略感。那绝对是一个人的事,而与双方,互相,对立,交融,间或,重合这点糟逼的字眼儿毫无干系。它发自遥远的盆腔内部,遥远的令我那傻B同桌半辈子都得置若罔闻。

战末秦初,如果一个官员的权利只能靠发几道官文维系,那就是他政治生涯的首度失利,在秦初至秦末,始终能将权利延伸到群众饭桌上的,举国上下也只得吕成良一人。而始皇以此得了天下,吕成良即便生运不济,却也能保有万贯家财,米粮满仓,刀币能铸得起一座塔庙,虽然对我来说,那只不过是一堆烂铜而已。

北固口的天是蔚蓝的天,天际疏远,草木淡然,猪狗不得生存,牛羊命短,家禽无非是点旱鸭骆驼,毛皮都得打西域进口,丝路即打这儿挑过,虽然那会儿还不叫丝路,叫茶骆古道也无从考究,吕成良说管他娘的呢,七绕八拐,这也算立了座驿站,而前往始皇的贡品自然流失不少,你得知道,这都是我吕成良的自留地,朝中不无二人,之所以请愿到这寒热相当的鬼地方来干郡守,也与多年的朝中野史不无干系,以当年给礼部当文员的当,吕成良早早便瞅准了这块地头,丞相李斯曾在官宦圈子中留有酒后名言,这年头,当知识分子没前途,我当完廷尉当丞相,糊里糊涂用了十几年,当年埋书生的时候,我就在旁打下手,人一锹我一锹,我师傅荀卿老同志的土都是我给盖的,我就知道迟早也得给大王坑了。当武将没年月,每回见到蒙恬那小子挎把大刀在窑子转悠,我就不知道那脑袋还能给胸口搁多久,粗衣铠甲为了点什么?就为了奔走边疆赶苍蝇,赶完了还得转下趟,杀完了还得留人子孙,主子脾气又挑剔,年代荒芜,女人没用上几个,好肉没吃几口,酿的陈高粱烂谷子那也叫酒嘛?原以为地广者粟多,国大者人众,兵强则士勇。是以泰山不让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择细流,故能就其深;王者不却众庶,故能明其德。是以地无四方,民无异国,四时充美,鬼神降福,现在想想,跟老子一点关系也没有,整天干的都是搞交际的勾当,人生如鼠呵!不在仓就在厕,都他妈犯得着嘛。

吕成良说,使得当年我重实利而轻权势,在建国初期就敢于公然坐门收贡的,仍然是李斯同志呕吐前对我藏密的肺腑之言:牵犬东门,岂可得乎?他闷哼了一口水,额上泛起几缕皱纹,却也使我和老蹲看得苍凉满面。

<< 立等舍 / 又伤神智了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黄浩少爷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