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孤梦2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   很难想象吕成良与四个女人同干时的光荣场景,虽然我十七岁时还是个处男,并且有点后知后觉,却也从大量合法典籍的旁敲侧击中颇有所得,而一本小说更带给了我实践的机会,那天我躺在宿舍上铺,仅打算就着几段儿合适的词句爱抚一下我的小弟弟,却在十分钟的场景描写中被带入了高潮,喷溅了我的小背心一身,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下意识的自我引导,它是如此的铿锵有力,汹涌澎湃,我还来不及一次尖叫,整个神经枢纽便收缩了一半,这感觉来的迅猛,走的依然干净利索,这使我陷入了一种发自脑徊的深度恐慌之中,于是我想到了吕成良,和他身上的四个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北固口,如果有人对吕成良不做指望,那么他要么是个鸡鸣狗盗之徒,要么是个丑陋的女流之辈。总之,他们都是刁民。怀有理想和社会情节的人民以吕成良为理论导向,借助列子学说发展了北固口的宗教信仰,他们是如此的逍遥和自在,如此的出世与无为。吕成良不懂经济规律,但却对欲望学说研究至深,他可以不发展城市规划,却一定得进行伦理根基教学,北固口常年处在一股全民满足之中,这一点在秦朝官员时期是非常不容易的。

    话说到此,我们得开始谈谈吕成良收到的那把刀了,而吕成良却对造成我每天必一次的小说更感兴趣,那本小说伤肝伤肺,却又给不了我更进一层次的体验,实在如鸡肋般弃而不得,至于肾,我早就不做考虑了,我们找了个茶座安顿下来,想打电话给我的朋友老蹲,他是个刀迷,也是黄石信息巷著名的倒爷,是我小时侯倒卖我爹的邮票时认识的。显然,在我一生的意义中,他不仅是朋友,还是个同志共趣的战友。我见他的时候,没有一次他不是蹲着的,所以当他告诉我他叫老蹲时,倒也觉得顺理成章。老蹲的家里装潢不错,墙壁隔成了四瓣,一瓣放书,一瓣放刀,一瓣堆些古钱币什么的,至于那些十块钱一张从我这买去的牡丹花小型张,早就给他倒出了一笔横财,我想这装潢多少也跟我不无干系。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拉屎,房间很小,声音很脆,我能在他的漫天胡扯中听到扑通扑通的水花撞击声,他说他昨天收了一把刀,是北宋时期的珍品,月芽弧,刀声很薄,能透过去看到四十瓦的灯光,他用菜刀把敲过了,没碎,卖给他的人姓吕,是个出租车司机,刀是他祖上传的,有一套非常复杂的仪式,这刀也非凡品,比圆月弯刀还要圆,简直能用来割麦子了。他一个不忍心没压价,十八块钱给盘下了,现在他正就着灯光看刀,我的电话正是时候。千万别等,该点什么点什么,擦完他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刀长三尺三,乌黑透亮,月夜泛起血红的光,这刀又嗜血,有一回划伤了吕成良的脚趾头,血活着精气只一瞬就给吸干。吕成良左脚至今只有四个趾头,第五个趾头只剩黄豆大小了。据老蹲所述,吕成良收到这把刀的时候,绝计没有仔细观察过那个送刀的西域使者,使者的左眼应该有伤,右眼由此双倍狡诈,并且眼白偏多,像裹着一颗绿豆,是破军相,吕成良却没有因此而得到警示。但那也不应该是吕成良的错,她一定将脑袋埋藏的很低,并告诉吕成良她只是个卑贱的婢奴,没胸,没脑袋,还被室友刨瞎了眼睛,而她的室友则只能是一条野狗。但这又跟吕成良的生活作风不无联系,若不是郡守府女仆众多,且经过多双手脚的严格挑选,吕成良又对性生活呈自由民主的态度,使北固口的窑子和茶馆一样普及,人民随处可登风化羽,也不至于对使者吝于一眼,连身材也没瞧见就放她走了。这还跟他的老爷子有瓜葛,坚定的传统教育使吕成良心无旁骛,对外邦金毛女郎持无来由的抵触状态。综观之,收刀一事简直避无可避,皆是天数。也由此成就了吕成良的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  那本小说叫《挪威的森林》,是本畅销国际的纯爱小说,却也是本隐藏很深的意淫典籍,你得知道,那是武藤兰的老乡村上春树写的。我不知道它在多少个夜晚启蒙了多少个小伙儿,可我那对身体与生理的迫切的探求欲和迷恋,却使这本图书馆借来的平装本在我的枕头下压了整整五年,至今未还。

        老蹲的评述自有其道理,我们叫了壶龙井,一杯接一杯的喝,一壶接一壶的续,一泡接一泡的尿,他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打三年前他在信息巷遭了一刀,背上留下一块儿一掌宽的疤,就开始了他唾沫横飞的扯淡之旅,先是述说疼痛,后是述说英勇,再来是回味遗憾,之后重头来一遍,以至于三年过去,疼痛已散,英勇已淡(有人告诉他那是匹夫之勇,也有人表示砍他一刀那人更英勇,沿街连砍八个,他就是第八个,砍错了),遗憾也演练成了每逢阴天的隐隐作痛,开始骂妈了个逼,惟独这述说二字留了下来,铭记于嘴,成了个糟逼的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 由脚趾头吕成良知道这刀嗜血了,他杀了鸡牛灌满水缸,亲自拿刀漂染了一下午,抽出来一看,发了霉,还生出了寸把长的绿毛虮子,像一把鸡毛掸子,北固口的野风吹过,再也听不到刀口那呜呜的叫喊声啊。吕成良有点慌了神,一刀削掉了小女儿骆宝的半只耳朵,还没等骆宝那一声号哭,刀身竟然像小脸儿一样红润饱满起来,继而黑光大放,遮天盖地,好不惊人,连骆宝也找不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无法探究吕成良的内心活动是如何得到顺利过度的,当时他本人也无能为力,这个欲望学说的专业人士抛开了逻辑血脉一无是处。当他在逐渐散去的黑光中窥伺到骆宝那呲牙裂嘴的脸庞时,内心腹腔骨髓筋脉中同时充满了无底的嫌恶,如同大喇叭李傲推开门看到柔骨女胡茵梦便密时的满面通红一般,他们的血情亲情爱情感情瞬间跌入了无渊低谷,老蹲说,人在此刻,意志是最坚强的。这坚强导致了自我幻觉的瞬时湮灭,奥义基础的诞生,那是人所追求的大乐无我之境一角。只此一刻。于是我们又续了一壶茶,吕成良挥刀把骆宝给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  脑袋还未挨地,便发出滋滋的声响,待掉落到地上时,已变做黄豆大小,若不是吕成良眼疾手快,怕是早已掩没在北固口浓密的灰尘中了。

<< 对伟大无产者的救助 / 养生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黄浩少爷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