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孤梦1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孤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战斗家:黄浩

      我十七岁的时候在写一个吕成良的故事,至此我跟吕成良再无瓜葛。我不善于描述,不善于追溯,不善于调情和扯淡,我很老实,至少这十几年我保留了一个老实人最基本的程序和素质。在描写吕成良的时候,我甚至还不太善于安排合理的词语和谈吐,也就是说,即使吕成良面对着我,和我进行了一场漫长和深远的对话,一杯茶的间隙,我也足以将他忘的一干二净。消失殆尽的仅仅是印象而已。我和吕成良的相识也不过是一节苦闷躁热的政治课,我从不怀疑夹杂在学术与实用谋略之间的政治讲学对我有何用处,那些都是阴谋论,获取权利与一个正确话题立论的福音书,他将在某个躁热的夏夜随着昏沉的口授潜伏在我的印象里,然后我将之冠冕堂皇的忘掉,却又在三十岁某个狭路相逢的关口脱颖而出,将我推入一个凶狠犀利的立场导向,衍生出一堆自发的手腕。枯燥的课程往往影响深远,前人对教育的积累总是有些心得的。

        吕成良的出现应该是正确的,他来的正是时机,非常恰当,他长相凶险,言语锋利,在他宽大的臂腕肌理间,又能透见石碾运动刻印的痕迹,他有博大的胸怀和紧凑的脑沟,这只是我对他善意的开场白所延伸的意向,我萎靡窘迫,而他正好相反,这难道不能使我们的相识和谈话发生的更有情趣些么?而事实也正遵循着我的立意发生,我们的确感到了一点孤独和情怀,至少使这些问题产生了一点存在的必要。吕成良说他阴部瘙痒,长久以来在阴毛根深处蠢动着点什么,那么隐隐搐动,又有些似有似无的遥远,即使头破血流也无济于事,当然,这里指的是龟头,他用粗糙肥厚的食指指着龟头向我做了一圈形象的示范,以使我在半米开外对他的痛苦能有一些形而上的感知,现在是没有阳光的,他说,眉头稍微松懈了一番,也许没有阳光和阴部瘙痒确实有些关系,可我们的谈话也就走向了末路,他的出现惊吓了我周身端庄的女同学们,她们对他的贸然出现深恶痛绝,她们总是需要获得一些重视的,

        我十七岁的时候有点傻头傻脑的,不合群,这是我爸的说法,用我的说法就是桀骜不逊,话不投机,这种深切的自信掩盖了我少许的一点大舌头,这使我的交道多少有了点立场和姿态,获取姿态,这是每个人应该反复锻炼的,我和我的朋友很享受这种貌似孤立的状态,事实上为数不少的我们联系的比谁都紧密,简直达到一种无往不至,认识重叠的境界,这种境界使某种运动浑然而成,我们终于在这个诺大的校园中找不着女朋友,也获得不了篮球爱好者的好感,那点猥琐的小运动简直成为了一种身份。在我们的灵魂深处,我恰恰不愿谈这该死的灵魂深处,我们的优越感也显得如此荒谬和虚浮,我们踌酌而感伤,这些已经成为了一项固定的积习,而我们认为重要的,始终是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女朋友。这简直太要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天生多情,这与我的老实并无冲突,我那永远善意的情感滋补着每一位姿态摆的不错的姑娘,可也仅此而已,我并不能进一步得到她,无论开展什么手段。是老实局限了我,我深刻认知。而吕成良是幸运的,这点我在第一次会面时便已得知,倒不是我体察细微,善观面相,要知道我已经迅速地淡忘掉了那场除阴部瘙痒以外的全部对话,是他的凶险犀利写在举止中,这是一个拥有权利的人的必然进化论,他的硬朗来的太有来由。吕成良十五岁中举,十八岁从礼部调配到吏部,二十六岁便做了北固口郡守,此后一路发迹,将身份一词摁的扎扎实实,终于换来了四房妻妾的资格,而我除了那黯淡无光的姿态,却实在找不到拿的出手的卧薪尝胆和卧冰求鲤,这也注定了孤身一人的有迹可寻。


<< 养生 / 呸。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黄浩少爷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